科学网哈工大校长大学应对生产关系作出适当

2019-06-23 17:42:41 来源: 庆阳信息港

作者:陈彬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9:15:42 选择字号:小 中 大 标准,都出现了唯学历论、唯分数论的倾向。仅以大学生的就业问题为例,目前很多舆论都在批评大学生的就业观存在一定问题,王树国对此却很不以为然。经常听到有人说,我们应该鼓励毕业生到老少偏穷地区的一线岗位工作,那里有更大的舞台,这些话我听起来很不是滋味。他说,每年都有大批的学生报考公务员,对于这些考生,我们难道有过动员吗?既然没动员,为什么他们如此趋之若鹜?这是因为这些岗位被赋予了太高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作为政策制定者,如果你认为一线岗位重要,为什么不把这些政策给一线的劳动者?把政策给了其他岗位,反过来却鼓励学生到贫困地区,这难道不自相矛盾吗?王树国表示,在就业问题上责怪学生是毫无道理的。如果相关部门认为某些一线岗位非常重要,就应该把的政策留给它,学生们自然就会作出选择。我特别反对端正学生就业观的说法。孩子们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也是出在我们教育者身上,出在政策制定者身上。他说,如果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学生未来,就应该投入更多精力为孩子们着想,保证需要他们工作的地方有足够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让孩子们工作得舒心、有事业感。资源投入不应以博士点为标准类似的问题不单出现在学生身上,在大学本身也有体现。看看我们的周围,几乎每所大学都有自己的博士点。似乎只有具备了培养博士的资格,才能证明学校的地位,这显然违背了高校多样性的要求。但不要责怪学校,因为这依然是社会价值取向出现了问题。王树国说,国家将绝大部分资源都给了有博士点的学校,而培养蓝领、一般工人的学校却几乎没有资源。在这种条件下,校长当然会拼命地争取博士点,只有这样才能争取资源,学校才能存活。上世纪80年代末,王树国曾在法国巴黎国立高等工艺学院进修。这所学校类似于工程师学校,规模很小,却是社会人才的聚集地,培养的学生不但会引来用人单位的疯抢,其收入也比一般毕业生高很多。这就是欧洲工业革命后期带来的影响,其对一线人才的尊重也支撑了德法等国制造业的发达。反观国内,我们对人才的界定却很简单,似乎只有拿到博士学位才是人才。社会的发展不是只需要科学家,每一个层次的学校都有可能成为院校,然而当社会的资源投入只以博士点的多少为标准时,必然会出现大学体系的单一化。王树国说,大家想的不是能否满足社会的不同需求,而是那里有资源就往那里奔,这不正常。去年9月,国务委员刘延东在广东召开了一次教育咨询会。在这次会上,王树国明确提出,希望提高生均经费的拨款额度。这是目前高等教育的立校之本,也是当务之急。因为这至少可以为大学的发展提供一个相对公平的基础供给。王树国说,现阶段大学培养质量的好坏与社会供给没有关系,是否满足社会需求与社会供给同样没有关系。只有一个虚拟的博士、硕士点在牵动大学的神经,成为大学拼命争取的救命稻草,这样的现状必须得到改变,否则更多的问题与局限将不可避免。●目前很多大学都很关心学生的培养质量和就业情况,但在体系设定上,我们缺乏相应的制度约束。这也是大学培养的学生与社会期望值存在差距的重要原因。●我们目前的核心问题是高等教育的生产关系无法适应当前形势,从而造成优质高等教育资源严重不足。很多人不想办法提高优质教育总量,而是在低水平的教育背景下,片面地去谈公平问题。●博士、硕士点在牵动大学的神经,成为大学拼命争取的救命稻草,这样的现状必须得到改变,否则更多的问题与局限将不可避免。《中国科学报》 ( B1 大学周刊)

新零售方案
小程序开发平台
门店促销方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