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大国利益应有取舍再谈锡金问题

2018-11-05 09:27:46

大国利益应有取舍:再谈锡金问题

>   一些友对我关于“锡金问题”的观点有不同想法,这是很正常的。关键还是讨论气氛,一般情况下漫骂是永远解决不了办法的,心平气合的讨论是解决方法的前提。今天,我们就把这个话题延续下去。

香吻友的一个观点是锡金不能“舍”,他寄希望予在条件成熟时为锡金复国,或希望于在解决台湾问题时拿锡金做筹码一定程度上交换印度的“和平保证”。对于这个,本人觉得作为一种观点是不可厚诽的,但是作为国家战略却是十分滑稽的。

首先请问:既然国际已经普遍承认锡金为印度一个邦,并这也成为了一个即定事实,我们如何帮助锡金复国?如如此一做,是否有颠覆它国政权之嫌?即使抛开前面这两个问题,我们又靠什么帮助锡金复国?锡金内部独立的呼声大还是小?之前帖子里我已经说了,从资料显示锡金人多数还是“欢迎”“加入”印度的(对锡金有实际接触或了解的朋友也可以站出来说说嘛)。既然多数人对锡金邦的事实没有抵触情绪,那我们依靠什么势力帮它复国?是依靠那可能很少的少数人?还是叫解放军的坦克碾进甘托克?前者,感觉很难成型,毕竟少数人面对的是驻守锡金的两个随时可以请求增援的印度山地师;后者解放军打过去那就不现实了,国际上都承认是印度领土了,且又不属于我们领土,我们去打,那些西方舆论不会狂吠才怪(这个逻辑似乎让我想起了刘将军)!这个对我们国际名声不是一件好事情呀。对印中关于与世界和平也不是件好事情,毕竟两国都是核国家。

其次:香吻友的小脑袋瓜子认为在解决台湾问题时,可以抛出锡金牌,就可以让印度收敛了,或者说暂时满足了。那么好,请问你,如果在你所谓恰当时刻抛出锡金牌,那印度因此收敛(或满足)的是什么?收敛的是气焰还是实际行动?还有印度对中国觊觎的是什么?害怕的又是什么?觊觎的是“麦克马洪线”非法划入的中国领土?害怕的是缺少“大西藏”这个“缓冲国”?还是害怕中国强大?显然你的逻辑有问题,锡金啊,已经被印度彻底占领了三十一年,而其对锡金的影响可远远不止那么点时间,自建国它都把锡金当做自己的傀儡。锡金王室不满,那又能怎么办?他有实力推翻印度对它的控制吗?正到我们解决台湾问题时,如果印度对我们领土有十分大的野心,锡金这张牌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因为,对于我们只剩下一个承认的问题了,而“至少”想要得到阿克塞钦与日土宗的印度根本不会理我们这张牌。这个拿两个问题对比下就知道了。

而远远不像台湾问题,美国与日本等国家为什么可以不断打台湾牌?因为,台湾没有被我们切实拿到,台湾岛内至少有不少反共的情绪,关键还有一个完整的地方割据政府等等。这么多“资源”与它们的一些利益加起来就成了它们打台湾牌的根据。因为,中国在解决台湾问题的过程必然是消耗大量“资源力”的过程,这符合它们削弱中国的利益。而锡金不是这个问题,我们根本不能拿这个问题消耗印度多少国力。削弱印度,依靠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与缅甸这三个侧翼国家已经够了。

“锡金问题”与“西藏独立”问题之间也有区别。虽然,解放军1950年和平解放西藏时,印度方面称我军是“侵入”。但是,经过双方广泛的协商之后两国在1954年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印度共和国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印度正式承认了西藏属于中国主权管辖的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是印度方面有些高层人士为此心有不甘,才有后来的达赖十三世的事情。而中国承认锡金为印度一个邦的也如印度承认西藏为中国领土这样,其中肯定有诸如换取印度对西藏领土稳定认可的《备忘录》,这比承认的安全程度更上了一级。中印之间这种利益的取与舍对谁不利?自然是流亡在外的达赖集团,中印关系的升温的同时打击是达赖集团的嚣张气焰,开放边贸等贸易合作有利于西藏人民,誓问是谁把西藏人民从农奴制里救出的?西藏人民要现在当家做主人的生活还是回到过去做农奴?所以,这些因素都是促成与达赖集团谈判和达赖回藏的前提,这对西藏的长治久安可是真正的好处啊。中央政府看中的还有西藏稳定这一点。你没看见这几年中央政府一直在接触达赖吗?达赖为此也有过回音。

对于一张分量有限的锡金牌,你那么“执着”,我想正如你发言里所表示的还有有那么几点。你害怕因为承认锡金为印度一个榜引起所谓的多米诺的效应,让人觉得中国过于软弱。

其实这个也不难解释,国际上大国搏弈总有失分与得分的地方。就像你打麻将,你老大赢不小输谁与你继续玩下去(当然两个问题还有本质上区别的)?即使是美国这么强大的国家,在侵略阿富汗时也需要调动北约等军事力量、在侵略伊拉克时也需要纠集自己的“志愿者同盟”,难道这个就说明美国军事力量的软弱吗?明显不是,美国是希望以这个体现与这些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及所谓的“法理”。再往大的看,中美建交可是美国先做的努力,基辛格两次与中国方面两次秘密接触,终于换来了尼克松访华。难道你能说基辛格与尼克松与一个长期一直反美(帝)的社会主义中国进行如此的接触就是没有战略眼光、就是妥协吗?显然不是,冷战时期的中美结合的目的是携手对抗苏联帝国主义政策,后冷战今天的中印关系缓和是携手合作与共赢(可以一起取利的地方为什么不呢?)、美国的野心是双方都可以看到的(印度不是傻瓜),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彼此“舍”一些矛盾、“换”一些利呢?“通过放弃利益来达到解决矛盾,那只会让别国胃口打开”,这个是你说的。可是,正如我说要阐述的,“舍”一些小利益来解决与缓和大矛盾,本身难道不是“取”一些大利益来增进友谊吗?而锡金利益的大小我都阐述过了。

对于领土问题,邓小平说了:“我们这代人解决不了可以交给下代人嘛,或许他们比我们聪明些”。是的,邓小平表示的很清楚,也很隐晦。就是,我们的领土一个都不能少,一些方面暂时的容忍,只是力量积蓄的一个过程。只要我们力量积蓄的够大,世界任何角落都属于我们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斗争是复杂的、环境是多变的,取与舍也是这样。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我们应该知道。

一切的一切就在美好未来!

污泥烘干机价格
探伤仪
打野猪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