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犹太博物馆

2018-12-07 00:50:48

犹太博物馆

重建纽约世贸大厦,丹尼尔・利伯斯金德中标。在此之前,他曾为柏林设计了一座犹太博物馆。

犹太博物馆里,由表及里,所有的线条、面和空间都是破碎而不规则的,整幢建筑几乎找不到任何水平和垂直的结构。有人说,那其实是一颗被挤压、拉扯、变形的大卫之星。人一走进去,便不由自主地被卷入了一个扭曲的时空。

地面层仅仅是三条轴心通道,其一通向大屠杀塔:一扇沉重铁门后面,是一个阴冷黑暗的狭长空间,微弱的光线从塔顶的罅隙里透过来,参观者们被告知在这里感受大屠杀受害者临终前的绝望与无助;第二条通道指向霍夫曼庭院,院中倾斜的地面上,四十九个石柱中间栽种着四十九棵树,其中一棵树下的土壤来自耶路撒冷,参观者们被告知这象征着犹太人向世界各地流亡,而后重新生根发芽;第三条通道指向建筑中的其余楼层,可想而知,那里展出的是与世界各地的犹太博物馆大同小异的民俗风情、苦难历史、犹太伟人等等。这是三条强势的通道,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推着参观者去感受那段已经被谱写成文成史的苦难。

但是,这终究不是犹太博物馆的全部。

在某一楼层的某个门口,竖着一个小牌子,曰“通向虚空”。参观者顺着时隐时现的指示牌,穿过一间间形状各异的房间,一排菱形的小电视屏幕不知在播放些什么信号,有火焰状的灯光从隔壁透过来,一切都显得那么超现实,夹带着一点轻飘飘的窃喜的味道。直到参观者一脚踏进“虚空”。

“虚空”是一个几十米高的垂直空间,地面只有狭长的十几平米,大部分被层层叠叠堆积起来的“面孔”占据。那些由铁块铸成的一张张圆的、瘦的、大大小小的面孔上,只有眼睛和嘴。所有的眼睛都圆睁着,所有的嘴都大张着。他们仿佛想要呐喊,但声音被凝结住,被抽走了;他们仿佛想要看清楚,但视线被一层一层新的面孔挡住,只有表层的那些面孔,他们环顾四周,看见的是参观者们,与他们对视着。他们一定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参观者也将用自己的面孔,叠加到这个“虚空”中来,把他们彷徨四顾的目光掩住。

参观者沿着小径从“面孔”边走过,愈行愈暗,小径的尽头是黏稠的黑暗。站在黑暗中,已几乎看不清脚边的面孔,能看见的,只是远处灯光下其他参观者肃穆的表情。

在此,参观者忘记了身在的是“犹太”博物馆。

在此,参观者不由自主地抬头仰望,在看不见太阳、月亮、星星的虚空里,渴望着任何可能的救赎。

摘自:人民海外版

金蟾捕鱼游戏
复合耐磨钢板
双工序排钻数控开料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