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刘心武 续 红楼梦((二))

2018-12-04 18:04:31
刘心武 续 红楼梦((二)) 那贾琏回到府中,也不到住处正房与王熙凤同床,自己在东厢房胡乱睡下。

那是尤二姐住过的,想起尤二姐的吞金自逝,更对凤姐恨得牙痒,烦恼中不由有皮肤滥淫之想,又后悔尤二姐逝后一怒之下撵走了秋桐,便欲唤平儿来安慰安慰,只那平儿谅是陪凤姐睡着,又想叫个清俊小厮来泄火,怎奈夜已深人已静,竟只好把鲍二家的、灯姑娘等轮番思想一番,浑浑噩噩捱过一夜。

第二日清早起来,也不与凤姐一起早饭,亦不去给贾政王夫人请安,更没往那边院落去见贾赦邢夫人,一径去那东府找到贾珍,因把种种情形讲出,道:“事到如今,忍无可忍,你是族长,你应作主,我要休了那王熙凤!” 贾珍倒不甚意外,道:“早看出你有这一步棋了。

只是那凤姐儿被休后往那里去?他父母前年在南边去世了,只有个胞兄王仁,那王仁十分混账,本是进京来投靠王家亲戚,也没个正经营生,只委曲租处小院子住着,满世界的打烂账,难道把凤姐儿休到他那里饿着冻着去?”贾琏道:“我想了一夜。

我的主张,是让他跟平儿换个过子。

把平儿扶正,罚他充通房大丫头。

从今后他必须低三下四,看他还敢不敢胡作非为!” 贾珍道:“你父亲并那邢夫人倒罢了,2老爷也且不提,王夫人那里,说得过去么?还有王子腾那边,王家我可不愿得罪,除非你各处都说妥了,我只出面当个中人,倒差不多。

”又道:“兄弟你按说历练得也可以了,昨夜见那狗官,竟为堵他的嘴许下那大笔银子!好在空口无凭,一定赖掉的,他以后谅也不敢挑明索取。

” 贾琏道:“我是想着我老子那边已经萎了,叔叔如果再出事,荣国府就全完蛋了,也必得牵连到你们宁国府。

”贾珍道:“你那赤胆忠心,自当表扬。

只是究竟谁会牵连到谁,还难说呢。

”贾琏道:“难道就等着人家攀扯弹劾不成?”贾珍道:“这话说得好。

与其束手待擒,莫若举杯望月。

”贾琏道:“举杯望月?一醉方休?”贾珍笑道:“你灌的还不够么?我也不跟你多说。

只是你莫忘了太上皇,我们家的荣华富贵,全是太上皇赐下的。

日月天地,全赖太上皇恩德。

总须对太上皇在‘忠’、‘义’两个字上问心无愧才好。

”贾琏心领神会,点头称是。

贾珍因道:“你们那边接收甄家东西一事,是政老爷勇为义举,他既然作了,就必准备好应变方略。

你何必乱了方寸。

”贾琏道:“我休那王熙凤决心已定。

我这就去禀告父母叔婶。

如方便,你晚饭前去帮我作主。

”贾琏走后,贾珍将此事告诉尤氏,尤氏唬了一跳,道:“那凤姐儿如何受得此番羞辱?若自尽了可是你族长的责任!”贾珍道:“只一根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