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小说高兴入江湖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0:52:31 来源: 庆阳信息港

高兴,江湖之中什么人真正高兴,真正开心,这个问题恐怕江湖中人谁也不能解答,在江湖中众人勾心斗角,大家早已习惯了互不信任,虽然见面脸上挂着笑容,而实际内心却是异常复杂,因而江湖中谁也不能说自已真正开心,真正高兴,恐怕自从有了江湖后,江湖中就再也没有真正开心,高兴的人。  我这篇的主人公也不高兴,不过他的名字叫高兴,这不是他父母取得姓名,他是一名孤儿,从小被人收养,给他取这个名字,只不过因为主人家的一条狗叫高兴,所以他便有了这个名字,而高兴自从出生起从来没有高兴过,主人家本来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对他还算照顾,但自从主人家的小公子出生之后,高兴的地位便一落千丈,想来除了主人家的狗儿,猫儿外就数他的地位了,而高兴也不在乎,高兴想既然自已是收养的,那么在家中有一口饭也算不错,何必计较那些名誉上的事情,所以高兴有饭就吃,有觉就睡,这样的日子高兴一过就是十五年,今年高兴十五了,恐怕高兴做梦也不曾料想,这一年竟是他生命的转折点,这一天,高兴像往常一般做完了主人家的杂活,正在街边溜达,这时,一个乞丐恰巧从他身旁经过,不小心地撞了他一下,世事就是如此,这一撞彻底改变了高兴的人生。  高兴见撞了人,赶忙上前一把扶住乞丐,轻声道:“哟哟,你老留点神,小心摔着了。”那乞丐本来被撞重心不稳,差点倒地,不过这一把扶住,乞丐站稳了身子,乞丐回过身子望过高兴,咧嘴一笑:“小兄弟,你人挺好的,还肯扶我这个老不死的叫花。”高兴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大家都是在江湖混的,互相帮帮挺好,你老没事就行了,我这就走开了。”那乞丐伸手一挡,说:“小子,既是江湖中人,可有兴趣学些功夫。”高兴想了想:“想是自然想的,只是我没钱没势谁肯收我。”那乞丐抚须一笑:“年轻人肯学功夫,肯上进总是好的,你我既然有缘,那我老叫花子就教你几招防身吧。”高兴有些不信:“你老人家真的会功夫,如果是真的,那小子我倒真的想学学了。”那乞丐道:“这里人多嘴杂,你且和老叫花到住处去聊聊。”高兴点点头,于是两人一行来到了一处破庙旁。  那老乞丐望向高兴道:“小子,你喜欢什么功夫,是拳脚还是刀剑?”高兴道:“拳脚吧,小子我的拳脚可不比别人的差,何况这里并没有刀剑。”那老乞丐一笑:“刀剑老叫花也有,不过还是先从拳脚开始吧。”于是,老乞丐玩起了一套拳脚,舞得是虎虎生风,威风八面,高兴在一旁瞧见忍不住地连叫了几声好,不久,一套拳脚舞完,那老乞丐道:“如何,小子,我这套如何?”高兴道:“瞧不出,老叫花的功夫竟然如此之好,好的,小子我学了。”老乞丐笑笑点点头,于是从这日起,高兴便天天跟随在老乞丐身旁一心一意地学起了功夫,不知不觉之间,高兴跟随老乞丐学功夫已经五年了。  这一日,高兴舞完了一套拳脚,老乞丐忍不住地叹了口气:“小子,你跟着我已经多少年了。”高兴想也不想:“五年了,师傅,你有何话说。”那乞丐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丐帮马上要开丐帮大会,老叫花要回丐帮了,小子,你可否愿意与老叫花一道走走。”高兴道:“师傅,我们这五年形影不离,情同父子,你老说什么,小子我就做什么,师傅既是叫徒儿出去走走,那徒儿就出去走走。”老叫花点点头:“好,那我们师徒就出去走走,看看这江湖有什么变化,有什么趣闻,走。”于是师徒两人一路南行去向丐帮分坛。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一处平原,忽然间听到了一阵打斗声,师徒两人不免有些惊讶,在这平原何以会有江湖中人,于是他两人转身来到了打斗处,抬眼望见,现场共是三人,其中一个黑衣人咄咄逼人,已经将另二个白衣人逼得连连射避,眼看着就要伤在当下,高兴眼见于此,纵身一跃,跳入了两方的战局,那黑衣人不由有些恼火,本来他已是势在必得,这一下他便前功尽弃了,于是他朝高兴怒声道:“你是何方小子,敢管我家爷爷闲事。”高兴正欲作答,那两名白衣人一拳道:“多谢少侠相救,此人不知是何方来路,我两人本是华山门下,奉师命下山,路遇此人竟不由分说便要动手,我两人不是对手,多亏少侠相救。”高兴听完点点头,朝向那黑衣人道:“你问在下何人,在下不过是一无名之辈,阁下似乎太过无理,既然双方互不相识,何以要重伤他人,小子我倒是很想知道尊驾是何方神圣。”那黑衣人闻言一声狂笑:“不过是一初出江湖的小辈,也配管你家爷爷的闲事,我不与你计较,你速速退去,我可不加追究。”高兴也是一笑:“小子我是初出江湖,但江湖事江湖中人管,小子我既是看到,绝不退去,阁下有兴趣,在下倒是可以奉陪。”那黑衣人抑天一笑:“区区一个小辈也想与我交手,我不愿理你,你退下吧。”高兴道:“在下是断断不肯退去的,但不知阁下为何事与这两人动手。”那黑衣人一脸不耐烦:“不为何事,老子我觉得他们比老子弱些,所以找上他们练练身手。”高兴听闻,脸一沉道:“尊驾好大的样儿,这样做岂不是以强欺弱。”那黑衣人道:“就是这样如何,莫非世人还有人以弱欺强。”高兴点点头:“以弱欺强自古有之,岂不闻古往今往以弱胜强战役多已。”那黑衣人一时语塞,厉声道:“江湖中就是比谁的拳头硬,谁的拳头硬便是道理,你多说这些何益,老子我就是喜欢以强欺弱,你又能如何?”高兴道:“不是如何,既然阁下要打,那小子我奉陪就是。”说话间,两人都摆开了架势。  这时,老叫花闪了出来,那黑衣人望见老叫花一愣:“不想在这可以见到故人,老叫花你如何在此?”老叫花嘻嘻一笑:“我嘛,老叫花四海为家,只是在此闲逛,不想可以见到故人,老叫花也是异常开心呐,对了,还没有介绍,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名叫高兴,高兴还不快快见过前辈。”高兴听闻,一拱手道:“晚辈高兴,方才多有得罪,在此致歉。”那黑衣人摆摆手:“没什么,老子我才不会与一个后生小辈生气,既是老叫花的徒儿,那我们这场架也打不成了,老叫花,本来我们聊聊,不过当下我正有事,还是以后再聊吧,老子我告辞了。”说完,那黑衣人转身便走,那两名华山弟子眼见无事,谢过高兴,也离开了,待几人走远,老叫花道:“高兴,你可知道方才是谁?”高兴摇头道:“不知?”老叫花叹口气道:“此人是魔道中人,为人一向狂傲,下次遇见可要多加小心。”高兴点点头,眼见无事,师徒两人又开始继续上路。  很快,他们来到了丐帮分坛,此时分坛之中已是人满为患,其中与老叫花相识者纷纷道:“你可是来了,等你许久了。”老叫花忙着招呼,同时向他们介绍起高兴来,众人打量了一下高兴,点点头道:“不错,令徒看来非是等闲可比,看来此次坛主之争又多了一个人选。”老叫花一听,忍不住道:“坛主之争,这是何事?”其中一人道:“你来晚了当然不知,这西南分坛坛主近高升,这坛主之位空缺了出来,依众兄弟之意应该从新进弟子中选一人担当,大家伙正在商讨人选呢?”老叫花一乐:“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众兄弟瞧瞧我这徒儿可有希望。”众人道:“令徒看来不错,不过这坛主也不是等闲,令徒要与众弟子一道经过三道考核才算胜任。”高兴道:“多谢众位前辈,小子我不才虽不想当这坛主之位,但既是来此也不想屈居人后,说不得就要与众位兄弟比个高低,见个强弱。”众人道:“好极,小兄弟真是一位爽直之人,那明日就是道考核,小兄弟可要好好准备。”高兴点点头,稍停,众人又是一阵寒喧,高兴与老叫花同去休息了,一夜无话。  第二日,高兴与老叫花一同去向了考核之处,此时已有不少弟子等在那儿,据丐帮中人介绍此次考核人数不少,其中以方平与徐仁的呼声为,不多时,考核之人已经悉数来到,帮中前辈于是道:“此次考核虽不是帮中重大之事,也不是小事,望各位弟子尽力表现,以取得一个好的成绩。”众弟子答应一声,于是考核正式开始,场考核是文考,问众弟子江湖中人江湖中以何为先?众弟子纷纷作答,答案是千奇百怪,各有不同,高兴的答案是江湖中以仁义为先,自然还有他的一番见解,不久,轮考核通过,高兴与近三十名弟子通过轮,通过轮,高兴的呼声大涨,已上升至第九名,接着,又开始了第二轮考核,这轮考核是考众弟子的身体条件,众弟子都是全力表现,尽力发挥出自我的特色,高兴在此轮的表现也是不俗,虽说不上是上上之乘,但也是百里挑一,通过此轮,剩下的弟子便只有十名了,而高兴的排名也上升到了第六名,而第三轮是相互比试,通过比武来决定的人选,而这比试在三天后举行。  这一日,高兴正在休息,徐仁找上了高兴,高兴道:“不知兄台此来所为何事?”徐仁叹口气道:“不瞒兄台,本来在下就无意这坛主之位,昨日听闻兄台对仁义一词的解释颇为精彩,在下是极为佩服的,江湖中人有仁义之心的本来就少,而像兄台这样的更是少之又少,在下决意退出,这坛主之位可能非高兄莫属了。”高兴笑笑:“多谢徐兄美意,在下也不过是一平凡子弟,这坛主之位也不是说当就能当上的,不过我既是来此,自会尽力,徐兄现在放弃不是可惜吗?我劝徐兄还是多想想为好。”徐仁道:“这个不必想了,能与高兄相识一场在下十分高兴,明日比武在下就不参加了,在下祝高兄好运,可以一举取得这坛主之位。”高兴道:“既是这样,那我就不挽留了,本来你我同辈,小子我想和兄台多聊聊,既然兄台要走,那我们改日再叙。”徐仁一抱拳转身走了,高兴望向他的背影点点头。  转眼间就来到了比试当日,高兴与其他弟子都来到了比武场,时间有限,众弟子也没有寒喧,直接就进入了比试,高兴的武功已是不错,很轻松便通过了比试,接着就是面对方平的一战了,在比武场,两人站定,高兴道:“方兄真是不错,今日可以与方兄来此比试武功真是一件幸事,待会请方兄不要手下留情,我们好好地交一次手。”方平点点头:“好的,高兄也是一位高手,能与高兄切蹉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那我们就好好地比试一番。”说完,两人开始交手。  两人的武功路数相差无及,都是走的外功为主,内功为辅的路数,只是高兴的拳路中隐隐透着一丝柔性,而方平的路数却是典型的刚猛之道,每次出手都是刚猛之极,不知不觉之间两人已经交手了二十余招,开始两人都是互有试探,二十招过后,方平的招式一改,从刚猛中传出几式连式,险险叫高兴吃了亏,不过,高兴的拳路也是一变,以自已之长去压制方平的连招,渐渐方平的连式已不见威力,方平心中暗道:不妙,如此下去,我今日恐怕难有胜算,还是出奇致胜的好。想完,方平的路数又是一换,连招不再,但每一招势大力沉,似是想要速战速决,高兴自是看出了他的想法,自不肯与他短兵交接,连连使出身法避过他的拳路,这一来一往,又是二十余招过去,方平的败仗已显,不经意间,方平在一招过后竟漏出了一个破绽,机会难得,高兴要不要攻过去,高兴当然要攻过去,高兴的双拳已攻向方平的破绽,而这时,方平身法微微一动,高兴这一招眼见落空,方平欲乘高兴招式用老,来一个绝地反击,但不曾想,高兴的这一招居然半路转向,这一招竟识破了方平的计策,方平必败,高兴一拳打在方平身上,但却不曾用力,方平退了几步,道:“高兄为何不用重手。”高兴哈哈一笑:“小子我没有打人的习惯,小时候在主人家被主人家打打骂骂的惯了,这一下换成打人还真的不习惯,何况我们本是同门子弟,何必非要痛下杀手。”方平点点头:“高兄果然侠义,方平自叹不如,看来这坛主这位非高兄莫属了。”高兴道:“其实这坛主这位我并没有兴趣,不过师傅既然叫上了我,小子我自是义不容辞,方兄多谢指教了,我们这就下去吧。“说完,两人一起下了台子,这时,分坛之中一干人等都围了过来,不少前辈高人道:“江湖之中新人辈出,看来我们这些老不死的要退场了喏,不过真是不错,高兴完全可以胜任这坛主这位。”这时,老叫花在一旁说道:“可不是,我老叫花看中的徒儿还会有错,这坛主之位我老叫花也看好我这徒儿。”众人道:“既是大家意见相同,那这坛主之位就授予高兴了吧。”于是高兴在丐帮一众人等的拥护下坐上了这坛主之位。  从此,江湖中有了高兴这个人,而高兴的江湖路也正在开始。   共 47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甲鱼汤治疗阳痿成果好不好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