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城墻成為文物保護與城市發展相結合的樣

2019-05-02 07:18:48 来源: 庆阳信息港

作為中華文明的重要精神標示之一,西安城墻是中華民族歷代經略中原和西北的精神與物質載體、的文化記憶。面對著現代都市文明的沖擊,這座我國保存完整的古代城垣建筑,正在走出一條在保護與利用中傳承中華文明的涅槃之路。

“这是的宝贝,要保护传承好!”

“城墙如此坚固、巍峨,很有古都气势!”“多美啊!西安人应该为此感到自豪、自信和幸福!”“这是的宝贝,要保护传承好。”今年新春以来,西安城墙管委会的每一个员工,都清晰地记着习近平总书记留在西安古城墙上的每句感叹和问候。

西安城墙景区管委会主任姚立军说,习总书记的话语,让我们更加敬畏城墙,尊重城墙。作为一代代西安城墙的守护者,上至下到普通百姓,许多人都自觉地肩负着保护传承古城文脉的历史和文化使命。由于西安城墙的周长近14公里,高达12米,底宽达18米,与其14多公里长、8至12米深的护城河一起,在城市空间上,天然地构成了现代“围城”。在发展与保护的过程中,西安城墙所代表的古城文化得以传承,它是古城人的“乡愁”,也是古城人走向未来的自满。

西安市规划委员会副主任、总规划师韩骥说,虽然面临着工业文明的冲击,在历史的拆或存的争议中,西安的历次城市总体规划都对西安城墙给予了保护。譬如,1952年制定次城市总体规划时,西安就决定保存古城格局,西安城墙及其护城河就是“项链”。随后城市快速发展,特别是1958年“大跃进”时全国兴起拆除城墙之风,当时的陕西省省长赵伯平把反应保护城墙问题的信寄给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1959年9月26日,西安市收到《国务院关于保护西安城墙的通知》,认为“西安城墙具有悠久的历史……是我国现在保存完整而规模较大的一座封建社会的城墙,也是研究封建社会城市规划、军事历史的实物资料和研究古代建筑工程、建筑艺术的重要参考资料……应该保存,并加以保护。”

作为13个王朝的建都之地,西安无疑是中华民族历史文明发展的一个缩影,是深入在中国人心中无可取代的印记。数百年间,西安城墙更是历经战火,险遭毁灭性破坏,西安解放后,也曾一度面临撤除危机。在习仲勋、马文瑞等领导关心下,在董继昌、张铁民等省市负责人的主持下,西安城墙得以幸运保存,成为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规模、保护完全的城墙古迹。

现今,西安城墙的保护范围还在持续扩大。除了要保护高大的城墙本体外,护城河、环城公园的清算整治,城墙内外新旧建筑的高度和风采之要求,西安碑林及城墙周边历史文化街区等的保护,都渐渐清晰起来。2004年,西安城墙景区管委会成立,结束了“各占一段、各管一摊”的历史,一代代人接力保护城墙的故事也在到处流传。

城墙保护与轨道交通发展的样本

多年努力下,西安城墙恢复了威慑西北的“王城”气象,在城市空间上表现为一个庞大而精密的军事防御体系,包括了护城河、吊桥、闸楼、箭楼、城楼、月城、瓮城等系列配套设施。

陕西省文物局局长赵荣说,西安城墙已被我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豫备名录,西安市规划建设的6条地铁线路,其中有4条下穿西安城墙内古城区,城墙南门的城楼、箭楼和中轴线上的钟楼等历史建筑都处在首条地铁之上。如何让地铁成功“洞穿”古城、进而形成便捷的立体交通的同时,确保体量庞大的西安城墙等文化遗产安然无恙,一直是广大公众关心的问题。

2006年西安首条地铁修建时,国家还未颁布有关古建筑、古遗址的沉降变形、震动控制标准规范。为了文物安全,西安市文物局给地铁施工方提出了堪称刻薄的要求:钟楼台基地表沉降量不超过-5毫米,局部倾斜不超过0.0005的沉降变形控制标准。城墙范围地表沉降量控制标准+5~-15毫米,局部倾斜不超过0.001的沉降变形控制标准。

西安市文物局副局长黄伟说,西安文物遗址类型多,但都比较浅,“文化埋藏层”基本在距地面5至7米的深度内。为了文物安全,要求地铁的作业平台都要在地下14米以下,有些有古建筑的站点,考虑到叠加震动,必须挖得更深,要挖30米以下,相当于10层楼高,可说是国内地铁中开挖深度深的。

由于西安城墙南门区域是文物集中的区域,地铁在其地下的作业平台下潜到地下20米以下,而且从南门主体文物两侧“绕行”,然后再汇聚到一起。中铁隧道设计院项目经理张达栋说:“地铁的深度下潜不仅将对城墙南门诸多文物建筑的影响减少到小,而且也为南门广场下东西向的下穿车道预留了空间,可说是给南门区域的立体交通留足了城市空间。”

西安首条地铁因文物保护的需要而深挖和绕行,使成本大增。譬如,用于支持城墙门洞等文物保护工程的投资就有2577万元,为躲避城墙和钟楼的工程措施费用超过1亿元,为减震使用的钢弹簧复制板道床1千米就需要投入2000多万元。

赵荣说,首条地铁运行3年多来的检测数据表明,包括西安城墙等沿线文物十分安全。它一方面让西安地铁规划线路基本避开了周、秦、汉等历代古都遗址,如周丰镐遗址、秦阿房宫遗址、汉长安城、唐大明宫等文物古迹;另一方面也坚定了文物保护者对地铁可以成功下穿城墙的信心,为其他古建筑多的城市发展轨道交通提供了样本和借鉴,实现了文化遗产保护和现代城市发展的双赢。

“让历史说话、让文物活起来”

随着西安地铁的顺利运营和对城墙等文物安全数据的持续观测,西安市委、市政府2012年决定实施西安城墙南门区域综合提升改造工程,“让历史说话、让文物活起来”,让人们通过文物承载的历史信息,“记得起历史沧桑,看得见岁月流痕,留得住文化根脉”。

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西安城墙景区管委会主任姚立军介绍说,城墙南门区域综合提升改造工程是在保护文物的原则下打造的历史文化街区,包括一系列整体性的建设:箭楼遗址保护性展现工程,恢复三重门三重楼传统布局的历史区,修建南门广场的风采区,建设广场两侧的松园、榴园配套服务区,修建护城河的水上旅游线,创作南门仿古入城式表演,建设月城和箭楼中的博物馆……每项工程都隐含着对城墙和城市的连接,让墙与城融合在一起“活起来”。

如今,人们信步而行,可以直接“入城”穿越历史,也可通过地下通道在大型地下停车场、下穿隧道和地下过街通道间穿行无碍,进而融入现代城市交通或周边商圈。

西安城墙南门改造工程在设计理念上是如何让历史文物与现代空间相融共生的呢?主持南门改造工程的设计师、西北建筑设计研究院总设计师赵元超说:“南门工程仿佛是一幅中国古典风味的水墨画,含有连接和融合之意,‘缝合了’过去和未来。设计理念上,一方面尽力呈现古城墙南门的古典风格,在地面之上努力做减法,让广场‘素面朝天’;另一方面,极力发掘地下和周边空间的商业价值,来平衡文物保护的高成本,使文物得以积极参与现代生活,以某种对话的形式‘活在当下’。”

长期关注古城西安的建筑规划专家认为,西安城墙的保护,不仅需要解决古与今、新与旧、修与补的现实困难,需要解决保护与利用、经营与管理、建设保护资金不足等突出矛盾,更需要破解传承文明、承载城市功能、融入现代城市发展的重大命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安城墙历史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张锦秋表示,西安城墙还可以利用现有的空间结构,开展许多有意义的文化旅游活动。譬如城墙灯展,冬季城墙马拉松赛……这是在创意中赋予历史遗存新的生命力,让这处军事防御工事渐渐变为百姓的民生公园。 新华社李勇 冯国 陈钢

QQ的下一步永远在线
阿里巴巴牵头组建物流公司,马云任董事长
揭秘温家宝任职一年承诺做几件难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