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武修 千二百七十三章 你认错人了

2019-12-05 05:57:16 来源: 庆阳信息港

灭世武修 千二百七十三章 你认错人了

c_t;“对于落云仙子那等大美人来説,青‘春’容颜不在比死更难受,就算是一成存活几率,她也必须走重生路!”刀疤脸感慨万千,那等绝代美人,那个男人不爱慕,随后愤怒説道:“要是让我碰见乌恒,非得宰了那小子不可,竟然敢如此对待我的仙子

!”

“切,还你的仙子?你连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另外一名修士揶揄。热门,章节访问:。

另外一人附和笑骂道:“就是,就是,还吹牛宰乌恒?人家一根手指头就把你弹飞十万八千里去!”

刀疤脸也不生气,嘿嘿笑着,道:“乌恒命不久矣了,中了黑暗禁咒,难活过七天!”

乌恒坐在隔壁桌,不言不语,静静听着那些修士的小道消息。

他听到莫家莫庆陷入昏‘迷’,生死未卜,云霞阁传承人曾鹏闭关养伤,伤的非常重,问题严重。凶兽穷奇与赤练也好不到哪儿去,原始祖血耗尽,几乎成为废人。

各大仙‘门’损失惨重,好几名传承人在这几日相继离世,整片仙域都处在默哀声中。上百名风华绝代的天之骄子骄‘女’在深渊谷一战中死在乌恒手中,震惊整个仙域。

此刻各大仙域都疯传乌恒的消息。

“此子触‘摸’七禁领域,未免太可怕了吧!”

“不止触‘摸’七禁,还觉醒了‘门’的力量reads;!”

“这又如何,他命不久矣,估计已经在某处孤独终老,长埋地底!”

“可惜了,可惜了,一个天纵之才就要如此殒落……”

有人叹息,有人憎恨。

各大仙‘门’基本都是憎恨,都下达追杀令,就算乌恒只有人生的几天光‘阴’,也不能给他善终,必须诛杀!

唯独九青宫、天仙池等极少仙‘门’有站出来还乌恒一份公道,声明説:“乌恒在深渊谷中立下大功,虽説杀了许多仙域年轻一代,但也是平等一战,不能定乌恒的罪过。[看本书章节请到]”

“一人连续诛杀上百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连传承人都有殒落的,被一位疑似真仙的大人物带走,这是何等威风,他才二十二岁的年纪啊!”

“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本立下大功,可惜被小人陷害。”

“乌恒是仙域近代史中,出现的惊‘艳’天才!”有老者如此评价。

“奈何就要殒落了,再也看不见……”

几乎满世界人都在找乌恒,有想给予帮助的,也有要杀他的。

深渊谷大人物与夜行天一战原本是夺目的焦diǎn,此刻风头全被一个乌恒抢去,这让诸多损势大的仙‘门’痛恨不已,没得到好名声,还折损了诸多强者与年轻人。

至于深渊谷一战,乌恒也听到了无数版本。

但所有的版本都证明夜行天与一些大魔存活了下来,以上古十大魔兵之一的封天图杀出重围!

仙域损势大,死了三十余名登仙强者,其中有八脉登仙的存在殒落……

第六日,被满世界寻找的乌恒已白发苍苍,身形佝偻,清秀面容早已不在,变成了一个暮气沉沉的老翁。他手中拿着的油灯火光微茫,似乎随时都要熄灭,比日时小了五六倍。

他身穿白‘色’长衫,白‘色’长发披散在肩,容颜苍老,来到了一处溪边,望着水中倒映的自己,有些几分苦涩,也有着平静。几日来体悟大山大水,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人生活,看透了凡尘许多事物。

“看来时日真的不多喽,没几天了吧!”乌恒这般叹道。自己曾经风华正茂,时刻被世人所关注与谈论,乃天纵之才,佳人陪伴。

此时此刻,他孤影形单,青‘春’不再,垂垂老矣,走起路来都有些困难。

既已走不动,乌恒干脆停留在河边,在护心龙纹‘玉’中找到一些材料,有一根竹竿与白‘色’的细线,但发现并没有做鱼钩的材料,于是他做了一杆没有鱼钩的鱼杆,将手中的油灯平放在旁,坐在溪边静静垂钓。

他发现这其实很有趣,鱼儿永远不会上钩,就像他永恒坐立在溪边一动不动,像一座石碑。

这一日,有诸多修士路过溪边,发现那白发苍苍的老翁钓鱼竟然不用鱼钩,不禁纳闷称奇,直呼:“奇人啊,奇人!”

“呵呵,有diǎn意思,这老翁有意境!”

第七日,乌恒更老了,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很难动弹,估计即将就要坐化,身边的油灯明灭不定,其中的生命真火差不多是要灭了。

他很平静,早就忘却凡尘,不再留念。

今天又有人路过。

“汪汪汪!”熟悉的狗叫声从不远处传来。

“死狗,不要‘乱’叫。”一名身裹曼红‘色’裙纱的‘女’子不快骂道。她很美,短发飘飘,五官‘精’致,身形修长,一双雪白的美‘腿’‘裸’‘露’在裙摆下,曲线梦幻‘性’感。

“你们看那老翁,钓鱼居然不用鱼钩,多有意思啊,我们去瞧瞧吧!”那条大黄狗摇着尾巴好奇説道,竟可口吐人言!

“走吧,不要再次逗留,乌恒身上中了黑暗禁咒,得赶紧找到他才行。”另外一名‘女’子白衣如雪,很恬静与优雅,美的似天仙下凡,三千青丝垂落及腰,肌肤白璧无瑕,生有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瓜子脸。她脸上带着焦急之‘色’,步伐匆匆。

乌恒浑身忍不住一颤,无法置信,来人竟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佳人。

就像做梦,没想到会在自己人生寂寥的时刻,还能见上她们一面。

“算了吧,见面,更多的是伤感,我时日不足几个时辰,何必再让她们伤心,就如此静静离开人世。”乌恒内心自语,压抑住了内心的情绪。他不希望让身边的人见到自己如此模样,自己倒坦然,可是悄悄离开,会更坦然。

也不至于让亲的人见证生死离别的痛苦。

他认为不见,可能是更好的结局。

雪‘花’看了老翁一眼,发现这位垂钓者的确很奇特,身边放着一盏几乎马上就要灭的油灯,钓鱼的线也没鱼钩,生机俱灭,似乎马上就要枯朽坐化。

“走,我们去别地寻找一下。”雪‘花’如此説道,寻找乌恒急切,没有过多关注。

“看一下嘛,多有意思的老翁。”

“那我们走。”轩辕嫣然很着急,化为霞光冲上长空。大黄狗无奈,只能跟随雪‘花’、轩辕嫣然离开。

见她们离开,乌恒浑浊的双眼泛着泪光,终归于平静。

“咦,不对,老翁身边的那盏油灯有问题,他身上总有种我似曾相似的感觉!”雪‘花’飞到半途又折返回了原地。

轩辕嫣然与大黄狗都觉得雪‘花’説的很对,认为那老翁真的有问题。

“前辈?”雪‘花’返回到溪边,惊异看着老翁,慢慢靠近了上来,黛眉紧蹙,随后内心巨震,颤抖着声音询问道:“乌恒?你是乌恒吗?”

乌恒眸子无‘波’澜,声音苍老,缓缓开口道:“小姑娘,你认错人了。”

…………

...

宝宝咳嗽怎么办
有哪些儿童止咳的安全用药
儿童中暑的症状
选什么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