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达尔的中国结先是达州败北继而广安遇冷

2019-09-20 23:34:05 来源: 庆阳信息港

道达尔的中国结:先是达州败北 继而广安遇冷

生意社05月07日讯

排名)道达尔公司在中国的个天然气化工项目从2006年着手至今,尚无任何斩获——先是四川达州败北,继而广安遇冷。 今年4月中旬,道达尔一干人等又马不停蹄周旋于四川省上层,企图拿下在广元的天然气制烯烃项目。 然而,道达尔的“第三跃”,很可能依旧难以成功。 4月21日,中国成达工程公司“川东北天然气利用产业布局”研究项目组经理、化工专家俞长昌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这个外来的和尚,每次都受制于同一道“紧箍咒”——国家天然气产业政策,拟上马的天然气化工项目属于国家限制或禁止类。 在国家产业政策制定的背后,是中国天然气用气指标的紧缺,正是由于这些项目用气量太大,国家发改委难以发放获准“金牌”。况且,宝贵的气源,牢牢掌握在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国内巨头手里。 这家在世界油气开发史上纵横捭阖的跨国公司如何破局? 达州、广安败北 对于中国发现的整装海相气田——普光气田,道达尔的嗅觉是灵敏的。 没有那家世界油气巨头,比道达尔来到这个探明储量在6600亿立方米的大气田的时间更早,次数更多,驻扎时间更久。 2006年,普光气田被发现。当时,发现“聚宝盆”的达州首次举行天然气能源化工基地高层论坛,亮相北京人民大会堂,尽管参会者中不乏壳牌、埃克森美孚等“石油巨头”,但远在上千公里外的达州,并没有引起这些石油大佬们的兴趣。 只有道达尔。 会议一结束,道达尔(中国)公司负责人的脚步就来到川东北的这座小城——达州。 一来就是四趟。 “道达尔计划投资5亿美元,在达州上马100万吨的天然气制二甲醚项目。一旦投产,这里将是世界上的二甲醚生产基地。”就在2006年,达州宾馆举行的项目投资恳谈会上,达州市发改委经济贸易科庞福佑告诉本报。 二甲醚,简称DME,是一种洁净无色的气体,易于液化且运输方便,它可以替代液化石油气,用作柴油的替代燃料和发电燃料。 “道达尔在二甲醚和液化石油气的多次掺混应用实验中取得成功,它有技术优势。”4月21日,俞长昌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作为全球的天然气生产商,道达尔在日本北海道有个8万吨规模的二甲醚实验工厂。显然,道达尔是想把西南“大气盆”作为生产二甲醚的主战场。 于是,道达尔委托成达工程公司进行可行性研究,原计划在2007年四月形成决策。 然而,3年过去了,在达州市面积达30平方公里的天然气化工产业园里,却没有看到半点道达尔项目的影子。 这一役,道达尔输给了一座小钢厂——达州钢铁集团。 3月30日,在工地上的达钢集团二甲醚项目负责人吴映忠告诉,达钢总投资11亿元生产二甲醚,终年产30万吨甲醇,2007年就已开工,今年将投产。 同是生产二甲醚,为何道达尔却拿不到一纸批文? “主要受制于国家产业政策。国家禁止新建或扩建天然气制二甲醚。”庞福佑解释。和天然气制二甲醚比起来,国家更鼓励煤制二甲醚,因其性价比更高。 产业政策是指国家发改委于2007年8月颁发的《天然气利用政策》,由于天然气供需矛盾突出,中国每年还要大量进口天然气,因此将天然气利用分为优先类、允许类、限制类和禁止类,以优先保证民用。 “达钢厂则不同,由于采用的是自产焦炉煤气、转炉煤气加天然气原料,不仅项目获批,还获得了国家发改委5000万元的节能减排奖金。”吴映忠说。 在产业限制的背后,气源也是一道坎,让道达尔不得不败。 “100吨甲醇可以转化成70万吨二甲醚,生产10万吨甲醇要消耗1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所以,道达尔100万吨的二甲醚项目需要14亿立方米天然气,用气量太大,国家发改委反对。”庞福佑说。 “近15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是川气东送达州专线全年输气量的一半,整个川气东送年输气量的1/8。四川全省年天然气用量才100多亿立方米。在保证民用的前提下,谁敢卖这么多的气来搞天然气化工?”俞长昌说。 道达尔不曾想到,普光气田的用气指标曾被激烈争夺,达州市官员一度每周奔波于达州、北京,和中石油、中石化以及国家有关部门周旋。 它更没有想到,在相邻的广安,道达尔重蹈覆辙。 2007年,道达尔东北亚总代表梅仕帝赶赴广安踏勘。中石油在这里发现了特大整装气田,初步探明天然气储量高达1000亿立方米以上。 “道达尔准备投资年产120万吨的天然气制二甲醚项目,但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没有来成,很遗憾。”4月2日,广安市经开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处有关负责人说。 广安同样面临气源不足。“我们按照天然气制乙炔争取到6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但离道达尔的需求还差很远,何况中石油不同意给那么多的用气指标。”她说。 广元遇冷 输了达州,广安败北。道达尔转战川东北广元。 这一次,道达尔不做天然气制二甲醚,而选了天然气制烯烃。 “道达尔一共来了两次,去年,法国道达尔(中国)公司勘探与生产新项目部总裁伊沙(Francois ISSARD)一行五人来过,今年1月14日又来考察。他们想在广元上马年产100万吨的烯烃项目,力争上半年促成合作。”4月13日,广元市招商局副局长赵平在里告诉,这次道达尔切入的是天然气下游项目,还在洽谈。 和二甲醚一样,烯烃也是道达尔的强项,在比利时,就有道达尔的中试厂。 事实上,道达尔在川东北气田一路作战,也伴随着两个人的暗中较劲。一个是达州市委书记李向志,一个是广元市委书记罗强。前者是四川省化工厅调任的化工专家,后者是搞石油的博士。罗强从原达州市市长的位置调到广元后,这两大“懂气”的领导之间竞争就不可避免了。 李向志曾表态,如果仅让天然气过路,达州只能留下3000多万元的资源税,但发展天然气化工就不一样了,去年达州地方财政收入就超过20亿元;广元也提出,要像当年支持红军那样支持天然气勘探开发,让天然气利用成为地震灾后重建的支柱性产业。 “道达尔想落户的消息不宜宣传,因为川东北都在做天然气综合利用规划,各地区都存在竞争。”采访中,广元市天然气综合利用工业园区管委会有关负责人如是说。 但道达尔的投资依然并不顺利。 “上礼拜(4月中旬),道达尔就该项目拜访了四川省的高层领导,但没有结果。”俞长昌说。 他告诉,一是产业政策难以通过。道达尔这次打的是擦边球。烯烃是下游产品,但必须通过天然气制甲醇,才能生产烯烃,这同样面临国家对天然气制甲醇的产业政策限制。 4月20日,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石化处处长孙丰阁在里告诉,工信部正在做一个全国烯烃的规划,道达尔的烯烃项目不一定能通过,这必须经国家发改委核准。 二是气从那里来?100万吨的烯烃需要24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俞长昌估计在26亿立方米以上。 尽管有资料称,在广元发现的元坝气田,是一个与普光气田拥有同一地质结构的特大型气田,据初步估计,储量在5万亿立方米。但赵平不得不承认,现在广元每口井日产天然气30万立方米左右,道达尔的用气量得不到彻底满足。 “这次和四川省领导会谈,道达尔提出了想介入上游油气勘探。但事关国家能源安全战略,显然,决定权不在四川省层面。”赵平说,烯烃项目只能搁浅。 如何破局? 在中国遭遇滑铁卢,道达尔选择了沉默。 4月初本报将采访提纲电邮到道达尔(中国)投资有限公司,4月22日,道达尔媒体传播负责人来电,称中国公司董事长已经看过,但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非洲、中东第二大油气生产商道达尔,为何在中国频频发力天然气化工? “目的是为了弥补道达尔在中国石油[11.95 0.00%]化工的短腿。”俞长昌分析。 由于受到金融危机冲击,国际油价下跌,在上游油气利润下滑之际,道达尔不得不把重心放在中国市场。 然而,进入中国30年来,除了没有中东和非洲那么肥沃的油田,在中国油气下游领域,道达尔和其他外资能源巨头比起来,也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 润滑油,道达尔的主场在欧洲。加油站建设,道达尔远落后于BP、埃克森美孚。并且道达尔在中国没有大规模的炼油厂。 随着全球经济反弹,弥补石油化工的空白点,就成了道达尔在中国发展的重中之重。 “烯烃可以用天然气做原料,也可以用石油做原料,下游产品都是乙烯、聚丙烯,再往下加工,同样是石油化工。”俞长昌解释,借助中国西南大气田,从天然气化工入手,就成了“抄近路”。 然而,抛开国家产业政策限制不说,单是解决庞大的气源已让道达尔头痛。 事实上,早在2006年,道达尔曾和中石油签订了合同,双方合作勘探生产位于内蒙古境内的苏里格气田天然气。但俞长昌告诉,道达尔并没有介入该天然气的利用。 如今,如何敲开中国天然气化工这扇大门,成为道达尔的当务之急。 道达尔的选择是和中国石油巨头合作。 4月2日,道达尔宣布将加拿大油砂项目10%的股权出售给中国石化[10.03 -0.40%]。同时,道达尔还与中石油和中石化在委内瑞拉有石油开发的合作项目。4月7日,道达尔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哲睿访华时宣布,该公司很可能在年底之前同中石油成立一个合资公司,启动中国天然气开发项目。 “这才是真正的殊途同归,双赢结局。如果成立合资公司,道达尔气源的问题有望解决,但在华天然气化工项目能否通过国家产业政策,还很难说。”俞长昌的回答意味深长。

微商城是什么
微商城怎么注册
绵阳小程序开发公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