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木瞳全文阅读

2019-06-25 03:27:46 来源: 庆阳信息港

  在身下这个女孩子身上,聂云只是征伐了半个多小时。.  倒不是说聂云的精力有限,因为喝了酒,干脆就不行了,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聂云虽然还能撑很久很久,但是身下的女孩子却是撑不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聂云感觉到,女孩子足足丢了五次!  “这么没用?”  聂云对此,也是十分的疑惑。  要知道,田甄以前,虽然也丢的比较快,但是至少也得二十分钟才会来一次,现在……干脆缩短了一倍的时间,效率倒是大大的提高了。  另外,让聂云有些疑惑的是,今天的田甄,似乎也比平常要紧上很多。  是出了奇的紧,就好像是从来没有被开发过一般。其实做那种事情,并不是越紧就越好的,凡事都是有一个限度的,现在田甄这个,似乎就有些超乎限度了……“难不成,是因为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曰子,小甄她有点儿兴奋和紧张,于是乎让身体也变得紧了很多?”飞快的,聂云就找到了一个自认是十分合理的理由。  将身下的女孩子抱起来,放到大床的中央,盖上一层薄薄的被子,聂云的两只大手还在女孩子的赤裸的身上轻轻抚摸着。  此刻的田甜,早感觉浑身都酥了。  刚才那半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田甜似乎都记不得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吸毒一般,一直就待在云端一般。虽然田甜从来都没有吸过毒,但是田甜还是认为,就算是吸毒,也不会有这么奇妙的感觉的……现在,那种羞人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姐夫就在自己身边躺着,两只大手犹自不怎么老实。  身下还传来丝丝的疼痛,不过相比起身体的愉悦来,这点儿的疼痛已经不算什么了。  田甜很想就一直这样下去,对于聂云,她没有半点儿的排斥。  田甜这个女孩子,在大学之前,一直都是以学习为重的,几乎从来就没有谈过恋爱,她也知道,自己的家里穷,除了上大学之外,再也没有半点儿出头的机会了。姐姐为了让她上学,甚至都牺牲了自己的前途,田甜自然不会辜负姐姐和爷爷的期望。  上了大学之后,田甜都一直努力学习,勤工俭学,从来都不谈恋爱。  而之后,聂云出现,田甜一家人生活好了起来,这个时候,走进田甜心里的个人,无疑就是聂云了!  虽然田甜知道聂云是自己的姐夫,但是这个女孩子,还是不自觉的就将聂云当成了她崇拜的一个偶像。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聂云确实够厉害,创造了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创造的奇迹。  以后,走入田甜视线中的男生,都会被田甜不自觉的拿来和聂云相比。  结果是很显然的,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男生,能比得上聂云!甚至是一些三四十岁的成熟男人,和聂云都没得比。他们身上所谓的那种能秒杀小女孩的成熟气息,在聂云的沉稳面前,直接屁都算不上了……正因为如此,田甜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男朋友,或许她并不像田甄那样爱聂云,但是对于聂云,她也是不排斥的!  现在即便被聂云强行夺走了次,田甜也并不恼怒。  田甜甚至希望这一刻永远继续下去,但是,田甜毕竟还存有几分理智,当身体的那种奇妙感觉渐渐退去的时候,田甜的大脑也恢复了清醒。  “姐夫……”  红着脸,田甜奋力的推开聂云不老实的大手。  “嗯?你叫我姐夫?臭丫头,居然学田甜,难不成还想扮演田甜,跟我玩姐夫与小姨子的故事?嘿嘿嘿嘿,正好,乖田甜,姐夫亲一个……”聂云还没有反应过来,非但没挪开手,反而凑过脸去要去亲田甜。  “聂云!”  而就是这个时候,咔嚓一声,聂云房门被打开了。  庄雅雯扶着田甄,已经走进了房间之中,而就是这个时候,两人正好看到,聂云掀开被子,要去亲田甜……背后突然响起了田甄的声音,聂云身子不由得一震。  田甄,不是在床上么?怎么后面还响起了她的声音?聂云一个激灵,大脑终于清醒了一些。此刻的聂云,下意识的掀开了自己和田甜身上的被子,向着自己身下的女孩子看去。  “田甜?怎么会是……”看清这个女孩子相貌的同时,聂云的双眼也立刻睁大了,满是不可置信。  田甜和聂云身上的被子,已经被全部掀开了。  两人赤裸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田甜的下身一片狼藉,床单之上散落在点点桃花,而聂云的身体上,尤其是胯下,凶器还是雄纠纠气昂昂的抬头挺胸状态,上面居然还带着一丝的血迹,就算是傻子,恐怕都知道,田甜肯定是被聂云欺负了。  “呸!”  见到这副景象,庄雅雯俏脸一红,连忙转过头去。  而田甄则是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床上的田甜。至于田甜,面对自己姐姐以及庄雅雯,早就羞得不敢见人了……新婚之夜,没有浪漫,只有尴尬。  聂云坐在客厅沙发之上,点了一根烟,不停的抽啊抽的。  卧室之中,田甜田甄姐妹两个,庄雅雯,都在里面,聂云则是被赶了出来。用灵气化解酒精之后,聂云早就不是那么醉了,但是依旧感觉脑子有些晕晕乎乎的,干脆,聂云点起了一支烟,吧唧吧唧抽了起来。  小姨子和姐夫……这叫什么事儿啊?  虽然俗话说的好,小姨子是姐夫的……那啥那啥,但总归来说,这种事儿,还是属于的范畴了。如果是在古代,姐姐生病死掉,姐夫娶了小姨子,这个倒也算是一段佳话,哪怕是在现代,也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在姐姐还没有挂掉的时候,姐夫和小姨子发生关系,那就是典型的了!  这叫什么事儿?  总之聂云脑袋晕乎乎的,想不通。  不过有一点,聂云是知道的,那就是,自己既然和田甜发生了关系,那么,自己要为田甜负责!  半个晚上的时间,聂云想了很多。  之前的自己,实际上,在感情方面,多多少少是有些被动的,和田甄的感情,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并不是聂云主动的追求。而有了田甄之后,对于庄雅雯的隐晦示爱,聂云干脆就是视而不见了。  现在的聂云才发现,原来一味的逃避,其实也不是个很好的办法,自己倒是经常逃避,结果呢?庄雅雯这边且不说,田甜又让自己给惹上了。  虽然说,现在的女孩子对于贞艹看的不是那么重了,但是田甜到底也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孩子,聂云不能说把她的贞洁夺走了,就算了的!  而且,这个……也不是个事儿!  如果说,聂云和田甜早先是男女朋友,发生关系,现在分了,那也就罢了。大家各走各的,多见了面相视一笑。现代男女,这种事儿也正常,没什么。如果聂云的女友之前和男友有过关系,现在彻底分了,聂云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问题是,田甜是聂云的小姨子!  低头不见抬头见啊!以后聂云怎么和田甜相处?  田甜以后有了丈夫,聂云怎么和自己这个妹夫相处?如果聂云碰上了这种事儿的话,干过自己老婆的人整天在自己面前晃悠,聂云肯定是受不了的……总不能因为这事儿,逼得田甜远走他乡,不和田甄、田老伯见面吧?  “实在不行的话……”心中想着这些,聂云忽的狠狠一咬牙。  咔嚓!  不等聂云想好,卧室的房门打开了,田甄带着田甜,还有庄雅雯三个人,从卧室之中走了出来。  田甄狠狠的剜了聂云一眼:“甜甜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这丫头以前可从没交过男朋友,你是个欺负她的人……”  “小甄,这件事,我会负责!”  不等田甄继续说下去,聂云忽的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所有的事情,你们,每个人,我,都会负责!”  2013年,很快到来了。  过去的这一年里,ZHONGGUO的一件事情,莫过于十N大换JIE了。而在新年刚过,鲁东的一件事情,莫过于SWSJ宋晨东调走,刘仲升任鲁东SWSJ了。  就在这过去的几个月里,聂云,到过京城几次。  其中的一次,聂云将一盆三色混杂的桂花,送入了中N海,至于到底送到了哪个小院里,就不为人知了。总之,很多年之后,刘仲回忆自己的仕途,曾经说过,有两个人曾经帮了自己大忙,一个是陈老,一个是赵老。至于刘仲如何入了两位老前辈的法眼,刘仲就只是神秘一笑,避而不谈了。  13年4月份,春暖花开,XG举办了一次婚礼,主角是庄雅雯,至于男方,则是一位神秘的男子,据说,迈瑞集团的老总约翰尼对他都恭恭敬敬。有人猜测,他是M国某个大财团的公子,未来的财团掌舵人。  5月份,鲁东峤县,也举办了一场婚礼。  这次的主角,是田甜。   听说她的男朋友,是一位外国华侨……对于田家两姐妹的境遇,村里人都是十分羡慕,都说田老伯养了两个好媳妇。  只是让人有些疑惑的是,这场婚礼,田甜的姐夫,聂云,并没有参加。  另外,无论是庄雅雯的老公,还是田甜的老公,长得似乎都和聂云有些相像。但是整体一看气质,却是截然不同。谁都没有将这两个人,和聂云联系到一起。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明明鼻子眼睛嘴巴都很相像,但是气质的不同,却不会让人将他们联系到一起……XG,一所豪宅之内,一群年轻男女,正围着一张婴儿床。  今天,是刘俊伟的儿子,刘忙出生一百天纪念曰,俗称“百曰”。  在小刘忙的身边,围着的这些人,正是他的父母,刘俊伟、杨雪宁、苏怡,还有聂云这位叔叔,田甄姐妹俩,庄雅雯这些“婶婶”。  田甄姐妹俩,庄雅雯,都是聂云的合法妻子!  三次婚礼,聂云不过是稍稍改变了一下自己的气质,加上染了一点儿头发,肤色变化了一些,竟然没有人认出来,和田甜、庄雅雯结婚的,竟然就是聂云……可见,聂云对灵气的艹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抓周了抓周了!”苏怡拿了一张画满了各种物件的大纸,放在小刘忙的面前。  抓周,是中国传统习俗之一,一般是周岁那天抓周,不过,也有一些地方,有百曰抓周的习俗。当然了,那就不叫“抓周”了。对于小刘忙以后的事业问题,刘俊伟他们都十分关心,所以干脆将抓周提前了!  小刘忙不会握东西,只是用小手乱指大纸上画着的东西。  “咦?这个小家伙,好像选了和他聂叔叔一样的职业哎!”  “嗯,居然指着一盆盆景,做一个盆景艺术家也蛮不错的嘛……”  小刘忙指了半天,或许觉得盆景花花绿绿的很好看,干脆将手指移动到了大纸上的一株盆景之上。  “好了,抓周也未必准的,以后小刘忙的路,还得他自己走!”  “小家伙叫刘忙,将来肯定闲不下来!”  “而且,说不定真是个小流氓呢!”  “他爸爸有两个老婆,聂叔叔也有三个,不知道小家伙将来会不会超越前辈们……”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说着。  “伟子,这是我伯父当年,从泰国买来的一块玉,玉质不是很好,不过据说是玉佛寺真正开光过的。这块玉送给小侄子当护身符吧!”庄雅雯将一块暗红色的小玉佩戴到了小刘忙的脖颈之上。  (全书完)  

潮州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娄底治牛皮癣的医院
武汉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