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女主就是个白莲婊

2019-06-25 20:14:16 来源: 庆阳信息港

采访:Q:当时听说S.M.和YG都通过了您的简历,给了您面试的机会,当时是什么感受?染:很激动吧。杂≧志≧虫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当时收到了两份面试邀请,我其实很激动的。而且我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注意到YG。我就是看到S.M.的那几个字,我都觉得激动的说不出话来。Q:听说您是两家公司都面试了是吗?染:是啊。人家一个公司都给你发信件同意你的面试了,这就证明人家看得起你。作为对对方的尊重也一定要去参加面试啊。Q:面试的时候有什么让您特别印象深刻的事儿吗?染:让我印象深刻的的事情,应该是在S.M.面试的时侯吧。给我面试的面试官里面有李秀满老师。当时因为他经常在电视里面出来,所以能够见到他本人很惊讶。Q:那大家奇的一个问题,您当时为什么选择了那个时候还是个不见经传的小公司YG呢?大家都猜测是您在S.M.面试没通过。染:哇,大家这么关注这个问题吗?Q: 您没想到吗?染:嗯,说实话,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我还是挺奇怪的。Q:那这个问题可以和大家聊一聊嘛。染:嗯,可以。首先,我不是因为没有通过面试才没有选择S.M.。我清楚地记得当时面试的时候,呃,我表演完自作曲,李秀满老师其实是很满意的。他当时就是直接这么和我说的,他说,“我零七年要推一个女团零九年要推一个女团,但是07年的时候,你才11岁,你和07年要出道的组合组合的整个年龄差太大了。但是我觉得你真的很适合当一个偶像歌手。所以只要你来我们这儿,09年那个女团我就给你留一个位子。”其实李秀满老师是特别有先见的一个人,他当时就能知道未来韩国娱乐圈发展不再是solo的世界了。所以李秀满老师这话就意思是只要我去S.M.,就会给我安排机会出道吧。但是出于礼貌吧,我又去YG面了一次试。也是杨贤硕社长亲自面试的。杨社长,他是这么跟我说的。他说:“我觉得你很有特点,很。但问题在于你现在的年龄不适合女团,将来等到你的年龄适合女团,女团又可能压不住你的光芒。我零六年八月要推一个偶像男团,你这样,如果你来YG的话。我会在这个男团出道之前就让你出道的。”你想想,06年8月出男团,到当时我去面试也不过就是不到一年的时间。你想,当时我家里情况那么复杂。能越快出道肯定是觉得更好啊。所以当时就立刻去S.M.跟人家道歉。说自己家里情况复杂,不知道能不能等到 09年出道,害怕浪费贵社的栽培。然后就去YG了。Q:您觉得当时为什么让您那么快出道,不会怀疑是个阴谋吗?染:当时年龄小,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么多。但也是在bigbang出道之后吧,我才知道为什么会先让我出道。Q:为什么?染:两点原因吧,当时YG一直是走hiphop路线的嘛。根本就没有过出偶像团的经验。包括像公司的各种像对艺人的包装啊,对大众的推广方式啊,都是一种全新的尝试。算是YG当时转型的一个重大的决策吧。当时整个团都废了极大的心血嘛。你看当时志龙哥和永裴哥已经在YG练习五年了。其他的成员也是在全国范围内海选选出来的精英。要是他们新的这种造星模式不适合这个团的发展的话。不仅仅是这个偶像男团,连YG都可能全部垮掉。所以他们势必要找一个人出来试试水的。Q:那第二个原因呢?染:第二个原因涉及到一个出道之后的概率问题吧。你想,大家都出道了无非就是这几种情况:种,我发展的好,Bigbang发展的不好,那就得由我推着bigbang往前走。第二种,我发展的不好,证明这种新的培养模式是不正确的,那就舍掉我,换另一种方法来培养bigbang。第三种,我发展的不好,bigbang发展的好,那我就又是弃子了。第四种,我好,他们也好。那更好啦,双赢嘛。Q:但是他们为什么会选择您来做这个事情呢?可以先推出来一个练习生啊。染:当时在YG,实力强的练习生就是要出道的这几个哥哥。如果你找一个弱的练习生推出来,到时候他没有火,你说这事儿究竟是怪方案不好还是他本人太弱呢?Q: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会不会对YG和bigbang的看法和感觉发生什么变化。染:对bigbang没有,这是我和公司的事儿,和他们还是好朋友。对YG确实当时觉得挺不满的,但是人家是商人嘛,不想赔本儿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也多亏了YG给了我机会让我这么早出道,让我在面对家里出事儿的时候,能在外界有更多的话语权吧。…………………………………………………我是回到现实分割线…………………………………………………………………………………………总之,在大家都骂云染不知好歹的时候,云染进了YG。不仅外界知道这事儿的人骂云染,YG内部对于云染练习只要不到一年就可以出道的事情也兴起了一场血雨腥风。云染在YG作为bigbang挡箭牌出道的事,只有YG的几个高层知道,剩下的人一概不知。于是作为在这儿练习了五年,本以为可以和好兄弟组成hiphop团体出道,可现在却要等到06年,才能以偶像组合出道的未来的韩流明星的权志龙,非常不高兴。可是偏偏自己还要带这个中国来的小姑娘熟悉环境。权志龙内心非常想直接上楼与社长理论。但是也就是想想,本人还是非常怂的接受了社长的命令。但是还是决定要给云染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前辈是不好惹的。两人练习的时候,权志龙说出这个计划,这二年性子逐渐温和的东永裴就开始劝他,说人家毕竟是女的,咱们这样不好。可是他要是能劝住权志龙,那才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更何况东永裴知道志龙还是有分寸的。就没有再劝。云染次到这个经济公司面试的时候,就有些蒙,想着这怕不是一个骗子社吧。实在不怪云染这么想,当时的YG还没有搬入日后气派的大楼。现在的YG还在一个小破楼里,看着房子外面,似乎还在掉着墙皮。更不要说云染是先去S.M.面的试。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对比S.M.那精致的大楼,两相比较YG简直就像一个难民营。饶是云染已经是第二次踏进这座楼里,内心也止不住吐槽:“这楼不会突然塌了吧。”按照约定好的,云染找到了那个练习生前辈所在的练习室。这练习室看起来也破破烂烂的,玻璃门上居然还贴着黄色的胶带。那个前辈似乎正在里面练习,音乐放的震耳欲聋,云染快把这破烂的玻璃门敲塌了,里面也没有回应。没有办法,云染只能站在外面等着,直到过了好久,云染的腿都开始有些酸痛,里面的音乐声才停了下来。这时候,云染立刻反应过来,敲门进去。一进门就鞠了一个标准的90度的躬。然后才开口道:“是权志龙前辈吗?社长让我来找您。”里面的少年并没有理云染,而是喘着粗气去找了条毛巾,然后坐在了练习室的地上,擦起了被汗水浸湿的头发。云染见对方没理自己,偷偷看了一眼那个坐在前辈,人长得很瘦,肩胛骨都凸了出来。他低着头,自己看不清他的脸,只是看他的头发,觉得这个少年很不好惹。因为老家的混混都留这样儿的发型。好吧请原谅云染实在是分不清hiphop和杀马特的区别。感觉到对面已经有些无措(大雾)的打量自己了,应该是自己的下马威有些作用了。这才有些骄傲的带着笑意抬起了头。随着权志龙抬起了头,两人都惊呆了。倒不是因为两个人在哪儿见过,而是对于对方的脸感到惊讶。权志龙是从小到大很少见到长的这么好看的小女孩儿,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更何况这个马上就要压着自己先出道的人,竟然是一个如此小的孩子。而云染则是惊讶于,这人穿着肥大裤子,秋衣的袖子比手长那么多,还留着这样不良的发型,可是却长了一张可爱的包子脸。这和他不良的打扮完全不搭,但又不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看上去就不自然。这身衣服穿在少年身上反倒有一丝少年独特的风格。这下权志龙不好意思了,自己是生气她练习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出道,但是自己没想到人居然是个这么小的孩子。他心里憋着的那股怨气顿时就撒了。嗨,自己跟个童星计较什么?权志龙觉得自己真是大人有大量,这么轻易就不生气了。于是这么想想就更高兴了。对云染说:“嗯,我带你四处看看吧。”云染想这少年大概是在四川进修过变脸,表情变化的可真快。两人将这栋破楼浏览一遍,云染已经摸清了录音室,练习室以及各种办公室的位置。整个过程都不会超过半个小时,而且所到之处都十分破旧。连权志龙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咱们公司现在发展有限。你能选择来YG大家都很高兴。”云染才不会反驳他说自己刚刚走过那个练习室都听到里面一些女练习生在骂自己了。云染只是觉得面前这个少年能和自己这样说,真是个好人。听说他就是06年要出道的一人,公司的练习生之一。自己要和他搞好关系啊。起码自己碍于身份和现在的情况,没有办法正面和那些说闲话的练习生起冲突。可这个练习生的就不一样了。这样一来,云染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热切起来。看看表,已经要中午了。于是云染扬起一抹甜甜的笑对权志龙说到:“前辈,今天真是太谢谢您能带着我参观YG了。请一定要让我请您吃一顿饭。”权志龙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刚刚还要给人家个下马威呢。现在人家就这么热情的请自己吃饭,更何况自己怎么能让这么小的孩子来请客呢。于是就说:“那怎么好意思呢?不用麻烦了,我吃公司食堂就可以了。”云染怎么能任由一个可以和变亲的机会就这样溜走。于是云染低下头悄悄掐了自己一下。疼的顿时眼眶就红了。“前辈是嫌弃我吗?”权志龙一看这姑娘都快哭出来了,连忙摆手说:“不是,不是这样的。你刚刚来公司,有时间就多休息一下吧。不然过两天开始练习很辛苦的。”云染心想辛苦自己能忍,自己是不能忍有人在自己辛苦完了之后,还在背后嚼舌根儿。所以自己一定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于是表情更加悲切了,“我孤身一人住在韩国,在这里一个朋友也没有。您在这儿是个帮助我的人。我就是想和你道谢。不行吗?”这话一出,权志龙哪里还敢拒绝,“好,我答应了,但是,你这么小,怎么能让你请客呢?我来请。”说这话的权志龙狠狠的咬了咬牙。顺便脑海中飞快思考,自己还能剩下多少钱来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儿买礼物啊。云染当然不能同意了,练习生不富裕她当然知道,白吃人家一顿饭,没有变亲近反而结了仇就不好了。于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我感谢您,怎么能让您请客呢?要是这样,那,那我怎么好意思去。”权志龙看见女孩儿眼睛睁得圆圆的,因为刚刚哭过,眼里还有水汽,看上去眼神朦朦胧胧,仿佛有一层薄雾。小脸晶莹剔透,白白嫩嫩,让人想上去捏一下。面对女孩这样的表情,权志龙轻咳一下,“好吧,那,下次一定要换我来请。”云染这才是娇娇弱弱的点了点头,伸出小手擦了擦眼泪。“你等一下,我和永裴说一声儿,咱们就走。”“是您的朋友吗?不介意的话一起去吧。人多热闹一些。”“好吧,我打个电话。”这是云染在德云社出事时,思考了好久的办法。人们总是同情弱者的。想要立于不败之地,就要一直当一个弱者。今天作为次实验,虽然所求不多,但是云染知道,自己成功了。请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吃饭对云染来说没有区别。其实当练习生很是辛苦。有钱的人家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受这样的苦。更何况出来不过是个艺人,艺人在韩国地位实在不高,所以有钱的人更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好好读书,今后当一个医生,律师这样受人尊重的职业。是以当时,当练习生的大多家境不是特别富裕,只能算的上小康吧。权志龙和东永裴就是这样,半大小子,胃口本来就好,再加上练习生的运动量实在是大,每天吃那些清汤寡水的饭觉得嘴里都要长毛了,但是能吃饱就不错了,没有人敢挑肥拣瘦。所以每个月家里人送了零花钱来,几个小伙子光是吃一顿好的就能花的七七八八。但是云染不一样,云染在韩国,穷的就剩钱了。家里的NPC什么都不管,属实不是什么称职的父母。但是给的钱那是真多啊。三人来了一家公司附近的烤肉店。坐在包厢里。这家店人并不多,上菜也快。不一会儿,肉和菜就摆满了桌。在韩国吃烤肉时,照惯例是忙内烤肉的,可是在场的忙内才九岁,所以两个88年的大哥哥就自动肩负起烤肉的重任,不时还要投喂这个小妹妹。请人吃饭不愧是快和人接近的办法。酒足饭饱三人从烤肉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抛弃了敬语,开始说起了平语。而云染对他们的称呼也从前辈,变成了,和。而云染在YG的练习生生活才刚刚开始。

赣州治疗癫痫的医院
南通治疗牛皮癣的医院哪家好
宁夏好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