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舟阴谋从偷窥开始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49:50 来源: 庆阳信息港

一、偷窥情敌  夜幕降临,红杏小区寂静安宁,万家灯火。  某局办公室主任郭燕拉紧了窗帘,用高倍望远镜观察着对面楼里的情况。  凌菲儿刚刚洗过澡,正在梳理头发。灯光下,出浴后的美人愈发显得皮肤白皙、娇艳妩媚,看得郭燕两眼冒火,不住地在心里骂着“狐狸精”、“不要脸”等词汇。  已经三天了,凌菲儿除了在镜头前冲自己卖弄脸蛋、炫耀身材外,没有记录下半点“有价值”的东西。每天对着如花似玉、风华正茂的小情敌,人老珠黄的郭燕如何不窝火抓狂。  郭燕对凌菲儿恨之入骨。自从她进入单位以后,自己的情人上司便对她展开了热烈追求,暗中处处维护、百般照顾。遭嫌弃冷落的郭燕把满腔的怒火怨气发泄到了凌菲儿头上,柔弱无助的凌菲儿差不多天天哭着回家。  前些日子,郭燕到闺蜜邵音家中做客。无意中从阳台看到了同住红杏小区,对面楼里的凌菲儿正在练瑜伽功。恰巧这几天,经营服装店的邵音要去外地进货,找郭燕帮忙看房子。于是,郭燕带上了望远镜住进了邵音的家。  凌菲儿打理完后走进了卧室,对着镜子涂抹一番后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客厅,开门后捡起一样东西走了回来。  一个u盘。郭燕看清了从信封里面倒出的神秘物件。凌菲儿也是满脸诧异,坐到电脑前将u盘插了进去。  屏幕射出的光线将凌菲儿漂亮的脸蛋映得忽明忽暗。她先是惊奇接着紧张,渐渐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忽的面上一红,扭脸到旁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她对着电脑屏幕说了一句话,郭燕听不见,但可以看出她很得意。U盘里有什么呢?从口型上判断,她像是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郭燕正纳闷,手机响了,情人上司打来的。“死鬼,还知道想我啊。”郭燕嗔怪地骂了一句后接起了电话,“喂——”正准备趁机发发嗲撒撒娇,对方压低了声音、冰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茶室,快点到。”    二、U盘疑云  深夜,万籁俱寂。郭燕躺在床上,两眼盯着对面楼凌菲儿家黑洞洞的窗口。  情人上司把她叫了去,阴沉着脸将手机摔到了她脸上。惊愕的郭燕连忙解锁打开,惊出了一身冷汗,文件夹里有一段她与情人幽会的视频文件。她傻了,任谁都清楚,一旦这段影像被曝光,后果是什么。  “今天是一次,我们暂时不要再见面了。”情人上司黑着脸对她说,目光如炬。郭燕知道他在怀疑自己偷拍并泄露了视频。  想到此,郭燕叹了口气,反正也睡不着,不如起来上上网,找网友聊聊天,打发一下时间。  打开电脑,登陆QQ系统,敲击密码按到第五个键子时,郭燕突然停住了,抬起头顶住了天花板,头顶的水晶吊灯在黑暗中反射着幽幽的白光。  郭燕总感觉黑暗中似乎有双眼睛盯着自己,心里毛毛的。  可能是自己敏感吧,郭燕自嘲。如此一来,她也没心情网聊了。算了,还是睡吧。  关闭了电脑站起身,“唉——”耳边隐隐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郭燕浑身一个激灵,怎么回事?刚才……这屋子不干净?不,不会的,幻觉、幻觉。  第二天一早,郭燕顶着两个熊猫眼上班了。走进主任办公室,整个人呆住了,顿时火冒三丈,上班时间早已过了,自己的办公室居然灰尘仆仆,一片狼藉。凌菲儿这个臭丫头!  她叫人把她喊来:“怎么回事!?”郭燕指着未清扫的办公室,严厉质问凌菲儿。  谁想凌菲儿竟然反驳道:“你的办公室凭什么让我打扫?再说办公室里这么多人,凭什么只让我一个人打扫,要说吃白食,大家都有份。”  郭燕想不到凌菲儿居然顶嘴,大怒,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你是个什么东西?哦让你扫地抬水是看得起你,就凭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纷纷“上厕所”躲避。  凌菲儿一改平日里的受气包形象,说起话来底气十足:“我劝你还是收敛点,别做的太过分,不然对谁都没好处。”她半规劝半威胁道。  郭燕一惊,凌菲儿的脸上分明写着“从今以后我不怕你了”的表情。  难道,昨晚她收到的那个U盘是……如果是真的,自己的确有一个天大的把柄握在了她的手里。  办公室恢复了正常,“上厕所”的员工们集体返回。  郭燕满脑子都在想着视频的事,心乱如麻。“叩、叩、叩——”有人敲门,“进来。”  “郭主任,我来帮你打扫办公室。”进来的是副主任刘芳,手里拿着打扫工具,满脸堆笑,卑躬屈膝,哈巴狗一样地对着郭燕点头哈腰。  郭燕朝他一扭下巴,刘芳立刻屁颠屁颠干开了。  借着抹桌子的机会,刘芳凑近了郭燕的耳朵:“郭姐,我前两天拍到了一张照片。”刘芳一直暗中为郭燕搜集凌菲儿的“材料”。  郭燕示意她发过来。  打扫干净了,郭燕一挥手,刘芳又像哈巴狗一样离开了。走到门口时,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  郭燕赶紧打开手机,照片中,凌菲儿搂着情人上司的脖子在撒娇,两个人甜蜜地笑着。  老狐狸终于把猎物弄到手了,郭燕愤愤不平。  平静下来,郭燕在脑子里慢慢捋出了头绪:  视频的确是她拍摄的,但却不是这一个而是那一个。与情人上司交往后,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她偷拍了一段自己与情人幽会的视频并收藏起来。可是,昨天情人给她看的却是另一段视频,不是先前的那个。  这个人是谁?可以肯定,他(她)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只是针对情人,没必要邮寄了一份给凌菲儿。她不是没有对头,只是自己与情人的暧昧关系隐藏得很深,知晓的人几乎没有,郭燕突然想到,会不会是凌菲儿暗中搞的鬼。她恨凌菲儿入骨,凌菲儿何尝不恨她入骨,利用上司情人对她的迷恋,接触过程中套出一些秘密来。为了报复,将挖来的“小道消息”散布出去,被对头知晓、利用,抹黑、打击自己。  关键是那个U盘里到底是不是那段视频,郭燕不敢肯定。不过,回想起昨晚的那一幕,郭燕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是,为什么情人的是用手机发送,凌菲儿的却用了U盘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凌菲儿,你等着,郭燕咬牙切齿。  郭燕思考着对策,一只手不自觉地搭上了电脑键盘,移动着鼠标,按下了一组号码……  怎么回事?按到一半时,郭燕清醒过来,上班时间不可以干私活的,现在风声这么紧,一旦抓了个现行,不必公布视频就可以下课了。郭燕感觉暗处有双眼睛盯着自己。她赶紧退了出来,打起精神开始工作。  空气中似乎又想起了一声轻轻叹息。与此同时,凌菲儿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她抬头瞄了一眼认真办公的刘芳,打开了短信,看过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下来。  两个人同时抬起头,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失望和沮丧。  又失败了。    三、步步惊心  手机有短信,是上司情人发过来的。不是说不见面了吗,怎么又?郭燕预感不妙。  下班后,郭燕赶到指定地点,一家偏僻的小旅馆。如同上次一样,情人上司将手机摔倒了她的脸上。情人的手机里又收到了一条不雅视频,正是自己偷拍的那条。  怎么会呢?郭燕脸色发白,一股巨大的恐怖感向她袭来。  “你到底还是出手了。”情人阴狠狠地说。  郭燕不解释,也知道无法解释。  “打开你的QQ。”情人指着桌上的电脑。  郭燕只得照做,按下一个号码时,她的眼前一片空白,她在等待着一场疾风暴雨。  怎么回事?不光是自己,情人上司也是一脸惊异错愕。那段偷拍并隐藏起来的视频不见了,翻遍空间里所有的存储记录,没有,消失了。  两个人傻了。  走出旅馆,郭燕神思恍惚:自己明明将偷拍的视频存进了空间,怎么会不见呢?感染病毒了还是黑客入侵了?郭燕想想可笑,为什么别的信息还在,唯独重要的不见了,即便消失也应该一起消失不见对吗?是谁把他发给了情人?  郭燕回到红杏小区支起望远镜观察对面楼里的情况。由于临时出了点状况回不来了,闺蜜邵音拜托她再帮忙照看两天房子。  今晚的凌菲儿有点奇怪,满脸急切、坐立不安,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时不时在客厅里来回走动。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凌菲儿看了一眼手机后,从床上站起来,穿衣倒帽,准备外出。  她要去哪里,干什么?郭燕想着,眼看着凌菲儿出了门,下楼,走出来。她有些心不在焉,从包里翻手机时有东西掉了出来也没发觉。  钥匙!郭燕看清了她掉出来的是一串钥匙。稍一迟疑,郭燕立刻打定了主意,迅速穿衣戴帽,开门。下楼,捡起了钥匙,走出小区,来到街上,找了一家修锁配钥匙的摊位。  做好后,郭燕回到了红杏小区,开门、上楼,对着望远镜。  过了一会儿,凌菲儿返了回来,捡起了钥匙。  郭燕松了口气,满意地摩挲着口袋里的金属物件。  下班了,郭燕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闺蜜邵音回来了,不用她看家了。  爬楼梯时,遇见了小区物业的保洁员张姐正在打扫楼梯,见到她,打声招呼。郭燕与张姐沾点亲故,两人平时相处得不错。  郭燕是何等的精明,只一眼便看出张姐看自己时眼神躲闪,似乎欲言又止,肯定有事。  郭燕把张姐带到了家里,郭燕老公不在,一再追问下,张姐才说:“前两天我打扫你家这栋单元时,听到你家门里有动静,我知道你这几天帮人看房子,你家妹夫又经常不在家。我以为进小偷了就多留了个心眼,打扫到上一层时,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偷偷向下一瞄,一个女人从你家走出来。按说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那女人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还戴着口罩墨镜,感觉偷偷摸摸的。另外,你家妹夫的电话近特别多,在我那里一次就充值了三百多元话费。我挺纳闷,平时也就几十块钱,这回怎么了这么多。”  张姐在小区里开了家食杂店,兼营充值电费、手机费等业务。  张姐走后,郭燕开始在房间里寻找证据。几天没回家,家里被弄得乱七八糟、邋里邋遢,教她如何不失望至极。  终于找到了:床上一根长头发,显然不是自己的。还有,垃圾桶里发现了两样东西:一个存储卡和一个手机卡,被掰碎了,捏弯了。  是老公!  一阵寒流袭遍了郭燕全身:难道,偷拍第二段视频的是老公!虽然两张卡已经无法复原使用了,但这两样物件传达的信息让郭燕联想到了:老公得知了自己出轨的事实,想办法偷拍了视频发给了情人和凌菲儿来折磨、报复自己。段视频的泄露和消失也是他做的,他想办法入侵了自己的电脑账号,找到了那段视频保存了下来,把自己的删除了。  郭燕瘫软在床上,耳边一片静寂。当初自己瞎了眼睛,嫁了个不争气、不上进的老公。没了工作以后,始终一事无成,整天东游西逛,无所事事。他从来不记得什么特殊的节假日,包括自己的生日,如今,他又……郭燕彻底心如死灰了。  “吱——”偏巧这个时候,情人的电话又打来了。    四、真相  “我被凌菲儿那丫头骗了。她假意和我好,掏出了我和你的事情,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偷拍了视频,她想报复你,还要挟我。哼,年轻有什么好,没脑子、没心眼,白痴一个。我现在还不敢动她,因为她说她留有一份证据在家里。要不然,我就把他控制住,逼她删掉保存在电脑里的视频资料。她是个愣头青,胆子大,真要把她逼急了,后果你知道。不光你我的饭碗保不住,名声也被搞臭了。你不要欺人太甚,小心她狗急跳墙。”  情人上司的话让郭燕心神不宁。不能让她容忍的是,如今的凌菲儿彻底翻身了,依仗手里握着的把柄对她冷嘲热讽、指手画脚。昔日的主人变成了奴仆,巨大的落差让郭燕下定决心:冒一把险。  不就是一个U盘吗?我有她家的钥匙,偷回来就是了。事情做成后,情人上司一定会感激自己的举动,两人重归于好。到时候,凌菲儿就会死得很难看,自己和窝囊老公离婚,离开他远远的。  郭燕想着,把手伸进了皮包里,咦,钥匙呢?郭燕把皮包翻了个底朝天,没有。  不可能啊,自己偷配的凌菲儿家的钥匙一直放在身边,怎么会不见了呢?  郭燕正烦着,“笃、笃、笃——”有人敲门。  “谁呀?”郭燕没好气地问。  “快递。”  是个男的,真烦!郭燕随手抓了件衣服套上,打开门,签收。  “砰!”门关上了,郭燕手捧快递发呆,电光火石之间,一束火花“倏地”自脑海中迅速闪过,她恍然大悟,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凌菲儿接到的U盘有问题。如果有人给她邮寄东西的话,肯定要先敲门。此时人的反应是先问一句“谁呀?”,可凌菲儿没有,直接走向了门口开门取信封。当时凌菲儿的衣着比较暴露,如果门外有人的话,她是不会穿着睡衣出门的。  假的,都是假的。其实根本就没人给她邮寄什么U盘,她只是在镜头前表演了一场戏给人看,谁呢,自己。  她知道她在偷窥她,邵音,一定是她。她与凌菲儿同住红杏小区,互相熟悉、认识。她告诉了凌菲儿自己在偷窥她。于是,凌菲儿将计就计,假装自己握住了她的把柄,然后威胁挑衅,捡钥匙,要挟自己与情人,为的是一步步引自己上钩到凌菲儿的家里偷盗那个所谓的U盘。 共 695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阻塞很严重,这些表现症状你应该了解
哈尔滨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