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陈嘉上

2019-05-03 11:54:49 来源: 庆阳信息港

专访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陈嘉上

专访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陈嘉上

第3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即将举行,趁着这一难得的机会,专门访问了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陈嘉上,看看他对于金像奖的看法。

如今内地电影市场的数字,不管是票房,上映电影数,影院数,银幕数,每年都蹭蹭上涨。和金像奖撞期的北京国际电影节,尽管举办经验尚不成熟,但吸引了不少明星和老外,各种宣传和论坛热火朝天。纵向比较,在去年《一代宗师》豪气拿奖的映衬下,今年金像奖阵容稍显暗淡,入围影片出彩的不多。金像奖主席陈嘉上也承认,希望明年入围片中多些叫好叫座的片子。

但对于金像奖国语本土化的质疑,陈嘉上坚持说,金像奖是香港工业范围内的奖项。不是艺术评奖的奖项。所以他认为,香港金像奖的那些评审规则,不会改变。 他也觉得,香港导演拍内地题材不代表什么,这是导演自己选择的题材,不能因为突出的几个人,就觉得我们(香港题材电影)沉下去了。

:跟去年相比,今年像是一个金像奖的小年,你觉得入围片的整体水平如何?

陈嘉上:我从来不谈论水平,我会说今年还是多年化,只是感觉今年娱乐大片钻不进来,卖座和叫好有差距,希望明年多些叫好叫座的片子。

:会因为自己的金像奖主席身份比较敏感吗?

陈嘉上:我是一个电影节主席,如果评论出来,有人觉得我在偏袒。我只能监管整个过程,我在金像奖办公厅做了太多年,已经训练自己不能评论所有的事情。金像奖都是记名的,有时候产生怀疑的时候,会对照签名,整个过程非常严谨保密。结果就是结果,现场开票。

:金像奖一向鼓励本土创作,很多人都说《那夜凌晨》可能会得大奖,因为够本土。

陈嘉上:我不知道诶,只能每一年颁完奖后我只能去解读,不敢预测。因为香港电影变化很大,对电影的看法每年都在变。当票房比较好的时候,大家关注艺术电影,香港票房差的时候,大家关注娱乐电影,这是大方向的规律。你也会发现,大家会平衡,有的戏导演有诚意,会给他导演奖,但是戏不够全面,不会拿电影。

:在演员入围奖项中,彭于晏是台湾人,蔡卓妍虽然年轻,但出道很多年了,王菀之有三个新人提名。可不可以说,在新人的青黄不接上,香港电影圈现在还是很难改善?

陈嘉上:这不光是香港电影的问题,整个环境都有这样的状态。其实都是老板的问题,老板没有胆量让新人进去。这几年新人真不少了。我觉得还需要投资人有胆量。现在新人相对以前确实机会不多,你想以前香港一年拍几百部电影,现在一年拍几十部。不过今年有好事,多了好几个新导演,多了另类的东西,新人导演会带新人演员出来。

:金像奖未来有可能改变规则吗,比如说至少六个项目的工作人员是香港人这样的规定?

陈嘉上:这是必须坚持的,我们总不能把所有电影都拉进来,我们没有人在里头。她是工业的奖项,是我考核的过程,不是艺术评价的奖,不是看电影艺术的问题。香港金像奖是香港工业范围内的奖项。

:金像奖一向是以鼓励港片创作为主,但不可避免的是,不少香港导演越来越内地化了,专注的是内地题材,比如陈可辛拍《亲爱的》,许鞍华拍《黄金时代》。你觉得金像奖还需要做哪些能够帮助港片延续下去?

陈嘉上:我觉得香港电影人从来没有局限香港电影,我们看的是全中国的,全世界的,从来不会说我是香港香港,许鞍华从来没有改变过,陈可辛也是拍自己喜欢的题材。我会说,别因为几个突出的人,就说我们沉下去了。香港现在在内地拍电影的香港导演,我觉得真不算多,只是内地导演相对不多的时候,看起来香港导演多点。也很矛盾的说法,香港导演北上如果不成功,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呢?其实商业上是成功的,当然也有不少失败例子。但是失败的也不会一直留在内地,还是有很多空间。

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陈嘉上已经将他的想法告诉大家了,至于香港金像奖能不能够越办越好?那就要靠大家共同的努力了!

北京大额垫资过桥
美国开心果
精益管工作台
本文标签: